西安中文网目录

神眼通天 46 终生难忘的教训

时间:2019-10-11作者:乐此一生

    “不想死就抱头蹲地上!”

    陈修拿着开山刀对两人一向,两人赶紧是乖乖地蹲地上抱着脑袋。

    “你……你会功夫?”

    还在捂着鼻子的李奎安很是惊讶的看着陈修,一脸的不敢置信。

    “我有告诉过你,我不懂功夫吗?低调懂不懂,难道我会鉴宝我要全世界宣扬吗?”

    陈修把玩着开山刀一步步地靠近李奎安。

    “你……你不要过来!”

    “老李,乖乖把武器放下,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保证不会伤你!”

    刚才自己才想砍了他的手,现在说不会伤我?

    信你个大头鬼!

    李奎安把手里的开山刀对着陈修一掷,转身就要冲出房间,陈修的眼力是何等的凌厉,刀离着他还有几公分的时候,陈修反手一格就把飞来的刀击落地上。

    至于李奎安,跑出去还不够一米跟前就被一个巨汉挡住了去路,不是虎子又是谁!

    原来陈修拉仇恨带走了三人以后,余下的三人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几下子就已经全被他打趴下,失去了战斗力。

    虎子大手一张就掐住了李奎安的脖子,把他提在半空。

    “老板,这家伙怎么处理?要不要做了,我保证不会留下一点线索!”

    李奎安人被提在半空,虎子的手像钳子一样的掐住他的脖子,任他如何挣扎都挣脱不了分毫。

    此刻听到虎子的话,更是吓得差点尿了出来。

    “不……不要,小修……修哥……修爷,我错了,真多知道错了,给我一次机会!”

    “虎子,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然后报警吧……我们没必要手上沾血腥。”

    “好!”

    虎子把李奎安更提高了几公分,左脚一个撩阴脚直接提在了李奎安的下面。

    “咔!”

    蛋碎的声音……

    陈修都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裆部,没有那个正常男人能忍受得住这种声音。

    至于李奎安,更不可能忍受得了这种苦痛,凄惨叫了一声以后就昏厥了过去,虎子随手就把他抛在了地上。

    “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教训?太惨绝人寰了吧!”

    虎子挠头说道:“老板,你说要终生难忘的,我保证他下半生蛋蛋都用不了咯,绝对会一辈子都记得……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

    虎子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最佳的执行者。

    两人一起把李奎安他们十人都用绳子捆好了以后,陈修就拨打了电话报警。

    当然,这次警官纵然是出警够快了,不过长信村那条路拖延了两个多小时后才姗姗来迟。

    “怎么又是你?”

    “嗨,那么巧啊!”

    这次带队来的警官居然是上次在医院给自己录口供的那个警花李薇,两人见面都是有些意外。

    “你怎么能那么惹事?”

    李薇瞪着陈修说道:“上次劫持人质有你份,怎么诈骗又有你事!”

    “李警官,上次我是救人,这次我是被骗那个……两次我都是受害者好不好,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怎么就是我惹事了?”

    “少废话,你是不是受害者是由我来判定,不是由你,要不还要我们警官做什么!先录口供,规矩你懂的,我问你一句答一句,不许给我话唠!”

    上次给陈修做笔录,可是差点没被陈修的话痨气炸了她。

    “定罪的事情不应该是法官说了算么……”陈修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开始吧。”

    ……

    秦家大宅,一队豪华车队缓缓驶入在园中停了下来,秦家管家德叔小跑过去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看着很是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

    “老爷,您回来了!”

    “嗯,小姐在家吗?”

    “小姐也只比你早了一步回来,正在大厅里歇着。”

    “好。”

    中年人推开大门进来,正在大厅沙发上刷着手机的秦芷看到他进来,一脸的惊喜。

    “爸,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还要在京都呆几天?”

    这人正是秦家当代家主,秦芷的父亲——秦雄。

    “这还不是托了你的福。”秦雄笑说道:“你这次把《圣教序》捐给了省博物馆,京都的大佬都知道了,特别给我们这次的事情特列特办,开了绿色通道……芷儿,不错!没想到你居然把《圣教序》这种稀世珍品都找到了。”

    “我也是恰逢其会,运气好罢了……说起来这次能找到《圣教序》还多亏了一个人。”

    “那个你跟福生典当行借的那个人对吧?你是应该好好感谢他才是,我们秦家向来讲究,不能让外人以为我们老秦家太过薄情寡义了。”

    秦雄说到这里忽然语气一变,“芷儿,我知道你做事能力很强……不过,老吴毕竟跟了我们秦家三十多年,你这次当着他的面打你吴少卿,这事有点过了。”

    秦芷张了张嘴正要解释,秦雄却是抬起手打断她说道:“老吴在亨元手脚不干净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不过念他跟了我们秦家大半辈子的份上,你找个理由把他开了就是了。

    何必亲自动手打他儿子?

    这样传出去,外人只会以为我们太过薄情寡义了……以后谁还会给我们秦家真心卖命。”

    待得秦雄说完这一大段以后,秦芷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才慢慢把陈修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秦雄听完以后不有很是诧异,“吴少卿居然找人去对付了陈修?”

    “这个是千真万确,动手的人是天马酒吧的狗哥,他已经全部招供。”

    “嗯……这个老吴,做事越来越没度了,居然还敢打电话来给我哭诉……陈修帮我们找到《圣教序》现在可是入了老爷子的法眼的人,他居然还放纵儿子去闹!幸亏陈修没有大碍。”

    秦雄拍了拍沙发的扶手说道:“好了,芷儿,这次的事情你做得很对,这个吴少卿是要给他教训了。

    至于陈修,他既然也自己出来做买卖了,可以适当的关照一下他!

    不关他这次找到《圣教序》是实力还是运气,如此年轻就有如此运道,怎么说都是有大运数的人。

    值得我们交好!”

    “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