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神眼通天 36 清代黄花梨

时间:2019-10-08作者:乐此一生

    “你跑得了吗?”

    陈修一撞飞孙三就拼命的往楼梯口下面跑,阿潘紧跟着从后面追上来,两人是一阵缠斗。

    陈修是边打边退,跑到三楼的时候脚下一个啷锵被阿潘一脚踢中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后背撞破一间房间的大门跌入里面。

    这个房间陈修有些熟悉,正是包租婆的房间……之前陈修交不起房租的时候还被包租婆约过在这里“促膝长谈”,他是好不容易才保住了贞操。

    “快把古玉交出来,要不下一脚可就是踢断你肋骨了!”

    陈修中了阿潘的一脚,只觉胸中郁结差点透不过气来,心里也是发起了狠来。

    “你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

    一跃而起,一拳就朝着阿潘打去,拳头出到一半陈修心中就叫糟……他和阿潘缠斗了许久,刚才那一脚本人会被一脚踢成内伤,全靠的是那股神秘力量护住心脉才没有昏厥过去。

    但是这样也消耗了体内的大部分的力量,这下出拳是软绵无力。

    阿潘是身子一侧已经避开,一个膝击正中陈修的胸口。

    陈修整个人在次被击飞,摔落在房间里面的一个衣柜里面。

    阿潘也想不到自己这一脚居然如此轻松的就得手,也是一愣,暗想道:“这小子毕竟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这下子是体力跟不上了……这样也好,我正好慢慢逼他把古玉交出来!”

    “服不服!”

    “我服你妈!”

    胸口前后两次被击中,撕心裂肺的疼感是直钻陈修的心窝,眼泪都差点飙出来了。

    忽然间,脑海中浮现出一条信息。

    “清代黄花梨,保存完好度60%,市值一百三十万!”

    按照现在古董市场的价值,这样一个黄花梨的柜子如果完好价值绝对是在五百万以上,这一个黄花梨柜子显然是自由部分用料是黄花梨,而且保存的品相也不是很好,不少地方都是着了蛀虫。

    不过这个时候陈修是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个柜子的价值几何了,是拼命的吸收着柜子里面的神秘力量。

    这些力量进入他的身体,使得他两次被击中疼痛的胸口如同被注入了兴奋剂一样,原本疼痛酥麻的地方一下子是通畅了起来。

    “小子,还嘴硬!”

    阿潘缓步考前,抬脚就要向陈修的脸上踩去!

    此时他见陈修软绵绵的躺在柜子里面,脸色惨白,心里想道:“连续两次被我踢中胸口,就算是钢条也要断了,这小子现在估计是没有反抗之力了!”

    他是一点都没有戒备,只想着用鞋底好好的揉衽陈修一番,这些天来为了古玉的事情可是一天好觉都没睡过,正好拿着陈修来发泄一番。

    鞋底就要踩到陈修的脸的时候,忽然陈修的眼光中冒出了精光,一下捉住了他的脚裸,想要抽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陈修紧跟着右脚踹向他的小腹。

    小腹乃是人体追柔软的地方,陈修这下是刚刚吸收完黄花梨柜子里面的神秘力量,体内的力气暴增,这一脚的力道是何等的强大。

    阿潘的身子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线直接飞出了门外。

    “服不服!”

    陈修一招偷袭得手,正要追出门外去,不想刚才一脚发力过猛是一下子把自己才吸收的力量全部都用了出去,脚下一软,又跌倒了地上。

    幸亏外面的阿潘吃了他一脚体内血气沸腾,心里早就吓破了胆,并没有留意到房里陈修的状况,强忍着疼痛,飞一般的从楼梯上面跳下去,三层的楼梯几个起落已经是跑到了楼下,寻了个方向跑了出去。

    陈修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对方跑了,躺地上歇了好久才喘匀了气。

    “呜呜……”

    陈修房中转了一圈,忽然听到一个侧房传出一阵女人抽泣的声音,一脚把门踹开,只见包租婆肥胖的身躯卷着一张单薄的被单。

    “别……别打我,我是被逼的!”

    “被逼?刚才你收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是被逼!”

    陈修扬起手掌就要去刮,包租婆更是用床单抱着头埋在床里大叫:“不要啊!”

    陈修心中一阵恶寒,“你怎么不叫亚麻跌!”

    陈修从一旁的梳妆台边上拉过椅子坐下狠声说道:“老子今天晚上差点被打残了,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他们给我的一共是两万块,我都不要了,全部给你!”包租婆颤抖着手从被单里面拿出两万块全部放到了陈修跟前。

    “想得美!”

    陈修一拍床边,吓得包租婆颤抖得更厉害:“老子命都差点没了,你以为你不赚这两万块就完事了!”

    “我……我……”

    包租婆颤颤巍巍地从一旁的抽屉里面一阵捣腾又拿出了一摞钱,莫约有个几千块。

    “我这里还有几千块,只有那么多了。你要是还不满意,我就只能……只能以身相许了!”

    包租婆说着就开始动手要拖自己的睡裙。

    “别动!你敢脱衣服我马上杀了你!”

    陈修一把把她手里的几千块也夺了过来,眯着眼睛问道:“真的只有这么多了?”

    “真……珍珠都没这么真!”

    陈修装作恼火的样子,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圈,仍是不消气的样子,吓得包租婆脸色都青了。

    “不行,两万多块就想卖我这条命,哪里有那么好的事。”陈修很是发火的样子,指了指梳妆台,又指了指床说道:“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搬去卖了!”

    两张旧家私能值几个钱,能止住陈修的怒火,包租婆自然是欣然点头答应。

    “还有外面那个柜子。”

    “行,柜子也给你,屋子里面的家具都可以给你!”

    只要能摆平今晚的事情,包租婆就是把自己的身子都卖了都愿意,何况是这几张旧家具。

    “不行……你必须写一样转让协议给我,免得我这头才拉走了家私你就报警说我抢你东西!”

    “好……好,我马上写转让协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