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神眼通天 26 两美在侧

时间:2019-10-05作者:乐此一生

    陈修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面,旁边还挂着点滴。

    映入眼里的真是那个英姿飒爽美女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蛋,只是此时他看到这个美女怎没是一阵恶寒!

    “抱歉,实在抱歉,我还以为你是劫匪……”

    美女警花见到陈修醒来,连声道歉起来。

    “为什么你就以为我是劫匪!”陈修很没有好口气到说道:“难道我就张了一张劫匪相貌不成!”

    “那……那个……”

    警花真的很想说,谁叫你长得猥琐!

    那个时候能不猥琐吗,光着膀子,露着两点。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在刺激这个救人英雄。

    “抱歉,实在抱歉!”

    “诶~看在你还算张得不错的份上,就面前原谅你一次吧……谁叫我就说对美女心软,不过,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电话号码、还有……”

    “是不是要别人把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也要告诉你!”旁边一个冷冷地声音响起:“这才醒过来又贫了,你就不能消停一些!”

    说话的正是美女医生苗婷。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邪恶的想法被苗婷识穿,陈修尴尬一下,转而一想,严肃说道:“我说苗医生,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不能对我说话客气一些……”

    “你刚才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轮到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了,李薇警官,麻烦让让!”

    苗婷拿着药盘直接就把女警官李薇挤开一遍对陈修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吧。”

    “刚才我帮你缝的线全部裂开了,也就是说我现在再帮你缝的时候不用再帮你拆线缝合了!”

    “啊~这怎么听起来是你的好消息,不是我的好消息……坏消息呢?”

    “你救我的时候挣开的伤口只有四厘米左右,现在被一压一挣扎,伤口裂开有六公分左右,你原来的是利器伤口,伤口整齐,缝线以后留观一两天就能出院,现在这种是撕裂开放伤口,估计要住院半个月……另外就是你这种伤口好了也会留疤。”

    “什么?”

    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李薇赶紧又是连连道歉,听到她道歉的语气诚恳,陈修心里一软,正要原谅她,不想李薇道歉完又对苗婷问道:“苗医生,缝合以后我能不能给他做一个口供!”

    这还有人性吗,这个时候还念念不忘口供!

    “出去!咳……咳……”

    陈修激动的牵扯起伤口,疼得他是一阵的咳嗽。

    “病人现在那么激动,李警官,你还是明天再给他录口供吧!”

    李薇看了一眼情绪激动的陈修抱歉说道:“对不起啊,那明天早上我再来找你录口供!”

    陈修这次直接是侧头一边不去看她,免得见到她的容颜,忍不住心软又马上原谅她。

    这一次苗婷帮陈修缝线态度明显比刚才好了很多,虽然脸还是有点冷冰冰,不过竟然开始主动和他攀谈了起来,还问了陈修是哪里上班。

    等针缝完以后,苗婷已经把陈修大学四年生活都大概了解了个透。

    旁边当助手的护士满是诧异,苗医生什么时候如此健谈了……

    还是那个传说的冰美人吗?

    “好了,线重新缝合了,记得不要再过度用力,再一次裂开造成二……三次感染了就麻烦了!”

    陈修看着肚皮上缝得像一道蜈蚣一样的伤口是一阵眼晕。

    你说得好像我想它裂开一样似的,能好好的谁要去乱动啊。

    “对了,问你一个问题。”

    “呃,如果说话不会裂开伤口的你就问吧。”

    苗婷白了他一眼,这种嘴碎的男人平时自己最讨厌,偏偏刚才奋不顾身救自己的就是他。

    “你刚才为什么不顾自身危险救我?”

    “这个……救人需要理由吗?”

    陈修还真被问住了。

    “不需要吗?”

    “需要吗?”

    苗婷忽然冰冷的脸上绽放了笑容,如同冬天开放的梨花一样。

    “你是个好人。”

    “这个不用您夸我也知道。”

    看着陈修贱贱的笑容。

    苗婷忽然很想收回自己这句话。

    ……

    凌晨两点半,同样在市医院外科的一个病房里面,孙三拨通了老大的电话。

    “老大,陈修跟丢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让你派人盯着他!”

    “今天早上我们找人翻查他房间以后人就不见了,他……他不会发现了是我们在查他吧?”

    “很有这个可能。”电话另一头的老大咬牙说道:“明天不管花多少钱,多派道上的人就是把安山市给我翻转也要帮我把这个陈修找出来!”

    “是……”

    挂断了孙三的电话以后,老大一口气吹了一瓶冰啤,心中越是懊恼:“早知道我贪心做什么,我就不应该打这块古玉的主意……要是现在被组织的人找上门来,我一定会死无全尸!”

    谁知道,他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来电显示是被加密过后显示是一串“0”的号码,老大心里是一咯噔,颤抖着手把手机拿起来,想要挂断电话,却又没有这个勇气。

    “阿潘,你不应该贪心……你应该知道组织的规矩!”

    手机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让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

    “廖哥,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给我一个机会。”

    对面的手机一阵沉默,越是无声越是恐怖,恐怖的气息是一直在蔓延,老大阿潘感觉到自己后背衣衫已经是湿润了一片,紧紧的贴着肉。

    “在我找到你之前把古玉准备好……”手机那头终于传出声音:“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谢谢廖哥!”阿潘激动的说道:“如果我平安迈过这一关了……廖哥,你就是我再生父母。”

    ……

    这一个晚上陈修睡得很不好,这还是他得到了古玉以后睡眠质量最差的一次。

    麻醉药效过了以后,伤口那里如同是被一万只蚂蚁爬过一样,让他是浑身难受。

    一直到凌晨快四点才能入眠一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