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神眼通天 5 有眼不识真宝

时间:2019-09-21作者:乐此一生

    陈修认真地翻着手上的拍品图册。

    心里暗暗惊叹。

    不愧是华夏十大拍卖行之一,随便一样东西,底价都是百万起步。

    其中更不乏一些上亿的稀世珍品。

    只是单纯看着这些照片,古玉反馈不出任何信息的,只有亲眼见到实物才行。

    最好能上手把玩,可惜这不是福生典当行。

    很快,在拍卖师简短介绍后,拍卖会正式开始。

    第一件拍品,是一副唐卡,五百万起拍,每次加价五十万。

    四个美女刚刚推上台。

    立刻便有不少土豪纷纷举牌,最终以一千两百万的天价成交。

    看的陈修瞠目结舌,二十多年来建立的认知,被瞬间推翻。

    什么是销金窟,那种花天酒地的场所简直弱爆了,这里才是真正的销金窟。

    钱对于这些人来说,只不过是用来让自己或他人开心的工具。

    各种拍品,以极快的速度露面,然后成交。

    “有什么发现吗?”二十分钟后,秦芷出气如兰,在陈修耳边低声问道。

    一股馨香扑面而来,让陈修心神不禁一荡,浮想联翩。

    沉浸了三秒才摇头答道:“这些东西虽然价值不低,但都不符合你的要求。”

    “既珍贵,又特殊,要能入得古董行家的法眼,再等等看吧。”

    “嗯,要是今天实在找不到这样的,那就另想办法,我不想滥竽充数。”秦芷点头说道。

    两人之间的交谈,落在向景龙眼里,就像是情侣间的耳鬓厮磨,气的脸色发青。

    这时,保镖返回向景龙身边,附耳说道:“少爷,这人叫陈修,大学刚毕业,在十桐街福生典当行实习。”

    “家境普通,一个人在安山租房住。”

    “生活简单规律,没任何爱好。”

    “以前也没发现跟秦小姐有过任何接触,似乎刚刚认识。”

    向景龙听完,眼睛一眯骂道:“蠢货,刚刚认识,秦芷会帮他对付吴少卿?会大庭广众之下挽着他的胳膊。”

    “你当秦芷是什么人?她连我都看不上眼,怎么可能看上一个普通人。”

    “没有任何爱好的人,要么真的是为糊口奔命的穷屌丝,要么就是刻意隐藏自己。”

    “接着查,给我把他祖宗三代都翻出来,我不信找不出蛛丝马迹!”

    “是……”保镖连忙应道。

    陈修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暗中盯上,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刚出来的一件拍品上。

    那是一副古画,卷轴装裱,似有损毁,看样子像是被火燎过,起拍价100万。

    陈修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其资料。

    “宋朝名家易元吉真迹《聚猿图》,品相完整度七成,市场价值150万人民币左右。”

    像这样的古董画,之前已经出现过几副,价值比这副还高。

    但都没引陈修注意。

    唯独这一副被揭开红绸之后,陈修的掌心竟然开始隐隐发.热。

    这个现象,顿时让他惊讶起来。

    经过一天反复试验,陈修大概掌握了掌心圆形印记发.热的规律,上手的古董价值越高发.热越明显。

    但必须是拿在手里才行。

    可他现在离拍品,足有十几米的距离,竟然能引起他手心发.热,这是个极为反常的现像。

    要么,就是他的错觉。

    要么这副画有特殊之处。

    陈修聚精汇神感受了一会,突然眼睛一亮,压着心中激动对秦芷说道:“秦小姐,这副画拍下来。”

    “你确定?这副聚猿图虽然是真迹,但可能入不了我爷爷法眼。”秦芷露出意外之色。

    “相信我,画中另有乾坤。”陈修无法解释,但语气无比坚定。

    刚才,古玉给他的提示,让他激动的差点当场跳起来。

    这副画,不计代价,志在必得。

    秦芷点了点头,举起了牌子喊价:“两百万。”

    “四百万!”话音刚落,身后响起了一个深沉的声音。

    秦芷闻声回头,看到抬价人,秀眉微皱:“向景龙,你在故意抬我价吗?”

    “芷儿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你上某些动机不纯的人当而已,绝非故意抬价。”向景龙阴笑答道。

    他一直在观察秦芷和陈修。

    拍卖会到现在,两人保持沉默到现在,直到陈修跟秦芷说了些什么,秦芷才举牌出价。

    而且直接翻倍。

    若非心头所爱绝不会可能如此。

    “不劳你烦神,五百万。”秦芷冷哼一声回过头继续举牌。

    “六百万。”向景龙立刻跟上。

    两人这一来一去,顿时把这副《聚猿图》翻了六倍,引的在场土豪纷纷注目。

    “秦向两家,听说不是关系不错么,怎么会互相抬杠呢?”

    “男人赌气,非色即义,恐怕跟秦大小姐身边那位脱不了干系。”

    “你一说我想起来,去年向家来秦家提亲被秦大小姐给拒了,现在看到秦大小姐当场挽着别人,是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秦芷这时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六百万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与这副画的价值已经相差巨大。

    再加下去,不止是钱的问题。

    在众人眼里秦家大小姐为了赌气,以远高于实际价值拍下一副画,这是极其愚蠢和不负责的行为,连带着秦家都会被人嘲笑。

    “秦小姐,这副画无论如何都要拍下来。”这时,陈修的声音响起。

    秦芷微微一愣:“已经六百万了,还有必要吗?”

    “有!相信我。”陈修斩钉截铁,脸上露出自信之色。

    秦芷眼中露出一丝挣扎,把牌子交给了陈修:“用人不疑是我的原则,既然带你来了,一切你作主。钱我可以承担,但我不想连累到秦家,你来叫价。”

    陈修闻言心里不由升起一阵感动。

    秦芷与他才见一面,竟能如此信任,今天绝不会让她失望。

    伸手举牌,大声喊道:“两千万,志在必得!”

    全场哗然。

    一百万底价的东西,竟然被瞬间叫升二十倍,简直史无前例。

    向景龙脸色也是一变。

    他虽然有的是钱,拿个几百万玩玩,刺激一下秦芷表达自己的不满没问题。

    但要是花个两千万,买个只值一百多万的东西,就不得不考虑有没有这个必要了。

    毕竟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向家。

    不得不慎重。

    “白痴,让给你了。”

    向景龙皮笑肉不笑说道:“两千万拍副《聚猿图》,芷儿你还真宠这个小白脸,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跟家族交待。”

    “成交!”拍卖师提醒三遍,一锤定音,声音激动的走形。

    这时,陈修才回头看了向景龙一眼,故意大声说道:“谁是白痴,一会就能见分晓,可惜你有眼无珠不识真宝!”

    一时间,全场观众面露震惊之色。

    纷纷把目光投向陈修,无一不想知道,他以两千万的天价拍下《聚猿图》的真正原因。

    向景龙脸色更是阴沉到极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