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精灵世界的冒险家 第17章 示例

时间:2019-08-14作者:无能狂怂

    精灵强弱的一个很笼统的概念。

    而如何判断精灵的强弱是根据很多因素的,有时候可以根据精灵类型,比如常识上同一等级下准神肯定比一般的强,这是自身天赋决定的。

    但现实可没有等级这个设定,所以判断就被主要分成两部分。

    一是先天因素,就是天赋和成长性。

    二就后天因素,就是自身努力和训练家的培养。

    先天因素当然重要,这是无需多言的,但后天的培养也能让普通精灵突破自己。

    最好的例子就是板木的大针蜂。

    但问题是小精灵也是有寿命的,特别是虫系,撑死就十来年时间,普通人哪里有这个时间精力去培育这些,还不如一开始就找个起点高一点的小精灵来培养。

    但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如果不是训练家自己,像修这种没有接触过这个小精灵的人很难清楚看出来。

    像现在这种情况,修是旁观者,那他就应该从另外两个方面入手。

    一是体型和外观还有气势上,二是技能的强度和对技能的控制。

    现在在修看来,巴奥巴这只比雕就很厉害。

    单看外表,这只比雕站立的时候大概有两米高(普通为1.5m),强健发达的胸肌,头上华丽的羽冠,其尖锐的眼神和宽大的翅膀无不给人一种王者的气概。

    修是见过几只比雕,而这只无论在体型上还是气势上都完爆他见过的。

    而且更让他惊讶的是这只比雕对技能的掌控。

    原本修以为他会直接卷起狂风将敌人撒下的麻痹粉吹开,毕竟修还记得图鉴对比雕的描述“胸前的肌肉十分发达,只要轻轻拍动,就能扇起巨大的风势,可以轻易将树木吹断。”

    但另修没想到的是比雕竟然能用风将粉末收集起来,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这是防止粉末扩散造成二次伤害。

    比雕那种对技能的掌控真的很完美,举重若轻的感觉。

    更另修赞叹的是比雕的战斗意识,收集好麻痹粉之后卷起狂风将麻痹粉反向吹了回去,然后马上升空观察情况。

    要知道它的训练家巴奥巴就在开头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剩下的都是比雕自己的意识。

    单单是这番操作就足够让修热血沸腾了,恨不得马上参与后面的战斗。

    但巴奥巴的一句话马上往他头上浇冷水。

    “你还站着干嘛?还不快过来!”

    刚才修醉神与比雕身上,没有注意到巴奥巴已经叫出了第二精灵。

    一只能让普通人san暴跌的巨蔓藤。

    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现实中巨蔓藤的视觉冲击可比游戏和动画的要强多了。

    全身覆盖着蓝色的粗大藤曼,密密麻麻,只有眼睛露在外面,有三根手指状藤蔓,腿变得又粗又短,其末端皆为深红,而且那些藤曼末端总会在摆动,而且身体上的也是在轻微蠕动,看起来像一个触手怪。

    反正非常猎奇。

    修下意识走到巴奥巴身边,这时候听专业的人总没错,自己可不想当猪队友。

    靠近的时候修才发现巨蔓藤身上的藤蔓有着细小的绒毛。

    巴奥巴见修看着巨蔓藤,笑着拍了拍它,说道:“这可是我的老朋友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修将目光放在旁边,那个没有出现的敌人让他有点紧张。

    “没事。”巴奥巴一点也不在意,反而跟修说起在野外要注意什么。

    “在野外我们人类可是很脆弱的,只有依靠小精灵的力量才能生存下去,所以一旦发生战斗就要优先保护自己,还有就是野外可不是道馆赛,没有一打一的规则,能放出来就都放出来,这并不丢脸。”

    “我知道了。”修点了点头,现在巴奥巴是在教自己,一些常识性问题对他这个非土著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比如一开始麻痹粉过来的时候,他明明听到了巴奥巴的警告还是楞了一下,没有马上采取行动,幸亏凯西帮他挡住了。

    可以说修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刚才的麻痹粉是巴大蝶放出来的,灰白色很好认,像狩猎凤蝶的鳞粉是亮银色的,而毒粉蛾的鳞粉是暗绿色的,这几种是比较容易辨认的。

    还有就是巴大蝶释放技能的最大距离不远,所以敌人一定在附近。”

    巴奥巴并不急于找到敌人,而是在和修讲解如何从一些特征来判断攻击自己的精灵。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敌人了。”林子安指着不远处的巴大蝶说。

    不过这只巴大蝶有点奇怪,修怎么感觉它飞得很不稳的样子。

    巴奥巴顺着修指的方向一看,否定了他的说法,“不是这只,这只被催眠了,敌人不知道哪去了。”

    催眠?

    修想起暴雨那天带着小火龙面具的风衣男,他手上就有一只素利拍。

    想到这里,修赶紧提醒巴奥巴,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吃惊,而是继续跟修讲解。

    “没你想的那么强大,它只对比较蠢的小精灵才有用,像巴大蝶和拉达这种,但对人或者你的凯西就没什么用,不用担心。”

    修都无力吐槽了,我像是担心这个吗?我担心的是那个男人。

    还没等修说出来,比雕就飞回来了,降落在巴奥巴身边,亲近地蹭了蹭巴奥巴。

    看到这一幕,修想起了小智障(动画党的“爱称”)的比雕。

    二十年了,我足足等了二十年了,为什么你还不回来接我?

    修甩开脑中脑补的场景,看向巴奥巴,这时候比雕回来代表着什么?

    “没事了,敌人已经走了。”巴奥巴抚摸着比雕笑着说。

    修听到他的话才醒悟过来,巴奥巴为什么第一只精灵是放比雕出来?

    恐怕他早就意识到敌人敢来园区伏击他一定不敢自己来,要知道在这里不能秒杀他,稍微拖久一点就是一大队人马过来,群殴之下天王来了都没用。

    放比雕出来就是为了利用比雕强大的机动性来搜索附近的可疑之处。

    当自己为发现巴大蝶而暗喜的时候恐怕巴奥巴早就看穿了这一些,在他眼里这些只是他教自己一个现实案例而已,为此还舍不得拆穿这个可笑的挑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