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洪荒历 第二十三章:鲲鹏之限与大敌

时间:2019-12-15作者:zhttty

    “若是在现实世界,你当无敌,便是东天二皇合力估计也奈何你不得,既有日月权柄,又有鲲鹏概念,时间与空间对你来说就如自身一般,这般潜质底蕴,估计自多元开天辟地,到多元宇宙终结,也唯有你一人,那些先天魔神的潜质底蕴与你相比,真是云泥之别。”

    “若光有潜质底蕴,其实也不足为虑,但是你本身的智谋思维又是绝顶之资,心性之强更是不可思议,当初双皇之位现,最可能得到这皇位的两人,别的人我不说,但是至少罗是大有机会,而且是机会最大的人,他本身实力,心性,智谋都是绝顶,更有泰坦一族,斗罗一族,修罗一族,三族为气运根基,累积之厚当属第一人,而且便是抛开了罗,其余人等都各有根基,但是太一与帝俊有什么?”

    “东皇钟?河图洛书?是,这两件先天灵宝分属顶尖,但那又如何?皇位之争,关系到多元宇宙的终极大势,别说是两件顶尖先天灵宝,便是十件齐聚,除非落于单人之手,不然这皇位之争都不确定,而那太一与帝俊自身底蕴浅薄,若不是你,他们何等何能可以成为东皇与天皇?别人不知,以为天数注定,但岂能瞒得过我?这一切不过是你的布局筹谋罢了,论得神异,当真能够划定这时代一切终极的,唯你鲲鹏一人啊。”

    “只是这里是低纬度,在这低纬度中,你就不是无敌的了,”

    鲲鹏自银色大地中落入低纬度,她本身并不是低纬度住民,也并没有被镇压入此,这只能够算是落入其中,想要脱离虽然困难,却也不会如低纬度住民那样绝无可能,只是她一落入到这低纬度中,立刻就遇到了一方大敌,这是当初她凝聚鲲鹏,获得日月权柄时的宿敌,整个多元也唯有此人才可与她匹敌,当初双皇之战,此人虽然没有参与,但是有此人幕后谋划,差点就让太一与帝俊死于非命,若非两人另有机缘,恐怕现在的东天二皇就要换做别的皇名了。

    此人也是先天魔神,只是当初鸿蒙历时就被世界斩杀,不过他另有奇妙,虽然被斩杀,但是在这低纬度中居然渐渐复活过来,这是唯一在世界手中死亡之后又复活过来的人,只此一例,光是这个就足够惊人了。

    他的名号名头早就隐没在了时间长河中,论得威势,论得根底,他比同为先天魔神的泰坦之祖,乃至是冥河,计都罗睺,朱雀,青龙,白虎,玄武等等都要身后,在他成名混沌历时,这些先天魔神都还只是小辈,是当初三千先天魔神中最最顶尖的存在,甚至世界成道之前,他还阻过一次,只是没成功罢了。

    现在他的名已经无人知晓,而剩余的先天魔神给予他的称呼是,熵魔。

    当初低纬度剧变,泰坦之祖等先天魔神趁机逃脱出了低纬度,唯有他的行为叫人看不明白,却是按兵不动,根本没有离开这低纬度,而且也不在这低纬度中称雄称霸,连领主都不为,只是潜藏起来,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唯有当初双皇之战时,他似乎暗地里做过什么,使得这一战波折不断,更是与鲲鹏交手数回,彼此各有胜负,虽然他名声不显,但却是鲲鹏眼中的大敌。

    当鲲鹏的分身落入到这低纬度中,第一时间就被这大敌所追踪,中途他们交手数次,各有胜负,但是对方是本体,只需要找准机会碾压就行,而鲲鹏是分身,一次落败就受伤,也没有机会有支援,所以当初才会被追踪逃难,落入到了吴明的先天魔神之卵中,借着这卵的屏蔽效果休养生息。

    现在吴明孵化了出来,那卵自然就会逐渐没了效果,鲲鹏就带着吴明向着她所计划好的行程而去,这一条路线并不是最佳路线,但是却是变数最多的线路。

    鲲鹏不怕变数多,最佳线路往往意味着一旦其中一个节点出现意外,最佳就会变成绝境,若是在现实世界她自是不怕,便是这熵魔亲临,她的胜率也在七成往上,甚至更多,而他们这个层面的人布局谋算,七成往上其实已经往往是必胜了。

    但是这低纬度中,对她的克制实在巨大,特别是于时间线上的变动更是如此,其中最为可怕的一点是,过去的时间再非不变,而是会因为低纬度的变化而导致过去变动,如此一来,过去影响现在,乃至是影响未来,便是她万般谋算,也有可能会出什么意外,导致结果发生变化。

    唯有走这种变数巨大的线路,便是有什么变故,她也可以随势而为,不至于一下子就陷入到了绝境,更何况这条线路她也有观看,基本都是有惊无险,唯有在二十多天后,会在一个场景中被围攻,那时就有些妨碍了,但也还有生路,更何况,现在她不是单身一人,还要带着这个新生先天魔神幼子,走别的路途,对他来说就是绝路,唯有这条路,还可以让他有一线生机。

    与此同时,在这低纬度中一片虚无里,有一处所在,既有花草,又有树木,更有阳光空气,一处小湖,就见得一人坐在湖旁默默垂钓,此处极幽静,更无甚扭曲混沌,仿佛是在这低纬度里的桃园仙境一般。

    这时,有数道黑影突入这幽静场所,在这黑影后更是有一身披斗篷的人形,黑影与人形彼此隔开老远,似乎都有顾忌,但是他们的方向都是那垂钓之人,就见得它们走在这幽静仿若仙境的场所里,脚下踏步走过,那些草木,土石等等都呈出了扭曲样,没了原本颜色,看起来要么是腐朽枯萎,要么就是混沌扭曲的不知名恐怖生物,又或者是血肉肚肠,看得让人遍体发凉。

    这黑影与人形来到了湖边,俱都站立而定,也不靠近,唯有那人形靠近了这人,就说道:“熵,那鲲鹏分身也是十分厉害,我们抓不住他,数次都逃脱了出去,反倒让我们被陷在一些危险中,虽然无大碍,但是隐秘存在已经开始了行动,它们和我们不同,都是蒙昧,但是凭借本能也知晓这鲲鹏分身是好东西,有着日月权柄的投影不说,更还有鲲鹏概念,若是让它们得了,就有一定几率从时间长河中返本还源,虽然机会不大,但还真有可能复生归来,一旦它们动了,局势就复杂了。”

    “无碍无碍。”这人将手中鱼竿收了回来,仔细看了一下鱼饵,接着又抛入到水中,同时说道:“他为鲲鹏,当知大势,隐秘存在虽然是吾等死后尸骸所化,但是纠结了多元宇宙一切之负面与扭曲,威能之大还在吾等之上,只是蒙昧不堪,否则这个多元都要受其害,所以他那怕到了绝境,无路可走,要么自我湮灭,要么落入吾等之手,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入隐秘存在之手。”

    斗篷人形点点头,还是说道:“但即便是如此,也要拿下他才行,这鲲鹏真的好生厉害,若是你不出手,我是拿不下他的……”

    这人就笑道:“这是自然,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异数,既有日月权柄,又有鲲鹏概念,而且还有一些我看不出来,这般根性底蕴,当初的双皇之战,本该由他成其中一皇,却不想却是东皇天皇而成,这里面有些说道,只是我一时也不知。”

    “他的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我甚至怀疑,他将成为第三皇都有可能。”

    斗篷人形顿时大惊,连连问道:“第三皇?你预言中那个开天辟地第一皇?这怎么可能?”

    这人就摇头道:“我只是熵,毕竟不是鲲鹏,所以看不透,也看不到,只是终究有些预知,这里面还有谋算,这次擒拿下鲲鹏分身,这谋算的第一着就成了,银色大地,嘿嘿,当初与地灵族的一记闲招,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了效果,只是那银色大地里也有东西让我看不透看不到……”

    “总之,还是得与鲲鹏做过一场,就先用他的分身试试手好了,在这低纬度中,正是鲲鹏之限最大之地,只要拿下他的分身,鲲鹏概念只迷便可以解析出几分,之后那场,我的胜算就是大增,你们也有脱离这低纬度的机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