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帝后现代起居注 第十八章 奖励

时间:2019-05-24作者:冰镇糯米粥

    .. ,最快更新帝后现代起居注最新章节!

    黄亮亮听到还有这样的惩罚,不禁皱了皱眉头,正想着自己能不能做好,便听到黄燕如在一旁压低声音忿忿说道:“我当初也是归黄爱党教的,她那人哪里会仔细教我们,随便糊弄了几下就让我自己搞了,我现在手工活不好都是因为她当初没有好好教!”

    黄媛媛听她说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后来不是仔细又教过你一遍吗,你自己悟性差可别怪别人啊。”

    黄燕如对黄媛媛拆穿自己很是郁闷,但也敢怒不敢言,只能折腾起自己手中的彩纸来。

    黄媛媛再看向黄亮亮,语气便温和了许多,“我现在做一遍,你仔细看着,若是有不懂的就问我,其实做这些东西并不难的,只要细心一些,做多了也就熟练了。”

    黄亮亮自是连连点头,一副受教的模样,然后便仔细看起黄媛媛手中的动作。黄亮亮以前在闺中做小姐的时候,也和丫鬟们一起凑趣做过绢花,那工艺可比这些纸花复杂多了,所以她又看黄媛媛做了一遍,就大概记住了全部的细节流程,在心里默默将流程梳理了一遍,就开始拿着边角料练习起来。

    等她将第一朵纸花做出来后,黄媛媛和黄燕如都是十分惊讶,黄燕如更是拿起那朵纸花仔细看了,口中惊讶地说道:“亮亮,这真是你做的?真有你的啊!”

    黄亮亮点点头,她方才做的时候,她们可都在旁边呢。黄燕如越看越惊讶,然后就苦了脸,看着自己手边那些差强人意的纸花,长叹了一声说道:“为什么就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呢!”

    “你既然知道自己没有天赋,那就更应该勤加练习,亮亮可是比你还要小三岁呢,你连她都比不上,说出去丢不丢人。”

    黄媛媛从黄燕如手中拿过黄亮亮做的纸花,边看边无情地训斥着她,看完之后,又把纸花放到黄亮亮面前,给她拿了一张全新的彩纸,说道,“亮亮,你做的不错,现在正式做做看吧,以你的年龄,每天做十朵纸花就可以交差了,但做的越多奖励也就越多,一个纸花记一朵小花,除了每日要上交的基本数量,每多一朵就算是额外的小花,小花的数量越多就可以拿到越好的奖励,奖励的标准就在教室最前面贴着呢,你下课的时候可以去仔细看下,里面有许多好东西呢。”

    “对对!当初黄爱党拿出来的糖块就是奖励里面的。”黄燕如在一旁搭腔道,然后她又压低了声音,眼神朝着黄爱党众人的方向瞥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不过她之所以可以得到那么多的小花,也是因为拿了咱们的进贡。”

    “进贡?”黄亮亮闻言皱了皱眉头,疑惑地开口问道。这个词语用在这里不太妥当吧,她可是知道这个时代已经废除了君主制,讲就的可是民主。

    黄燕如怕黄亮亮不明白,继续解释道:“就是一个比喻,这黄爱党是咱们这里的头头,为了受到她的‘保护’,我们每人每天要向她上交一朵纸花,她会将那些收到的纸花做再分配,除了自己留下一些以外,其他的便会分给她手下的那些亲信,她一直都是靠着这个法子笼络管理身边的那些人的。”

    黄亮亮听完以后了然地点了点头,心想着这黄爱党也算是个人才啊,小小年纪竟已是无师自通了这等驭下之术,以前在宫里的时候,许多高位分的嫔妃就是这样笼络那些低位分的嫔妃的。

    “亮亮,你今天才刚开始学做纸花,也不必向那黄爱党进贡的,偷偷把你做的纸花藏起来,等你之后练习时间结束了,就把积攒的纸花拿出来,能多换点东西呢。”黄燕如在一旁给黄亮亮支着招。

    黄亮亮却只是笑笑,冲着黄燕如说道:“慧如姐,我还是帮你做吧,我现在手头上也只有一些边角料,也做不出像样的纸花,帮你和媛媛姐做,也算是练习了。”

    黄媛媛听到这话,连忙笑着拒绝道:“我不用你帮,你就帮慧如吧,这丫头以前就一直要我帮着,现在有了你,正好帮我分担一些。”

    黄燕如闻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傻笑地看着黄亮亮道:“亮亮,那姐姐先谢谢你了,我可不是让你白帮忙的,多出来的纸花我给你换糖吃。”

    黄亮亮无所谓吃不吃糖,她只是想和黄燕如黄媛媛两人搞好关系,她们两个都比她大,又已经都上小学了,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比她多的多,她往后可是有许多事情要她们帮忙呢。

    三人就这样一边闲聊一边做着纸花,黄亮亮忽然又想起了黄媛媛方才提到过的串珠子,便又开口问道:“咱们做的手工活就这纸花一样吗?”

    “还有剪纸和串珠链。但一般剪纸外都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比较多,虽说并不是很难,但是很容易搞坏,一旦剪错就只有报废,需要细心慢剪才能出好货。所以一般有这样的剪纸活计。老师们只会让那几个特定的大孩子做。”

    “媛媛姐就是其中一个呢!”黄燕如很是得意地补充道,“去年过年的时候媛媛姐剪了一个大大的福字,老师还奖励了她一个糖饼,那味道真是……”

    黄燕如似是在怀念那糖饼的味道,口水都差点从嘴角流出来了。

    黄媛媛却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道:“那是我运气好,现在再让我剪一个,恐怕是剪不出来了。”这般说着,立即将话题引回来,继续道,“串珠链也不是每天都有的活,这活计虽是最简单的,但风险也大,一定要在确认接收材料时和老师点好数量,不然加工后要是数量不对可是要挨手板的。”

    黄燕如似是有过挨手板的经历,很是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所以啊,还是做纸花最稳妥了,看的过去就行了,也不会受什么处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