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暖情相爱共此生 第1205章 恶人先告状

时间:2019-12-15作者:一鹿小跑

    布桐睡到中午,才昏昏沉沉醒来,一睁眼,便看见厉景琛抱着小月牙坐在床边。

    “妈咪醒啦!”小月牙惊喜的道。

    “醒啦?”厉景琛急忙把小月牙放在地上,上前摸了摸布桐的脸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布桐弯了弯唇角,露出一个笑容,示意他安心。

    可要说舒服那是假的,生孩子怎么可能舒服?

    但是身体再不适,也挡不住内心的幸福感。

    “是两个儿子,”因为没有力气,布桐开口的声音轻飘飘的,“我还以为会是龙凤胎的。”

    厉景琛温柔地笑着,“儿子很好,我们已经有一个女儿了,不会有遗憾的,只要是你生的,我都爱。”

    布桐心里暖洋洋的,“孩子在哪?我昨天就看了一眼,还没看仔细呢,你去抱过来给我看看。”

    “在隔壁,好多人照顾着,一会儿就叫他们抱过来。”

    “嗷,妈咪!”小月牙拼了命想要爬上床,但是根本爬不上去,嘟着嘴巴控诉道,“爹地不让我跟弟弟玩!爹地坏坏!”

    布桐:“......”

    “老公,怎么回事?”

    “她要伸手捏弟弟的脸,谁经得起她那么捏,早上她对着老四两分钟,老四的脸都被她捏红了。”

    布桐:“......”

    “妈咪,月牙儿很喜欢弟弟哒!”小月牙双手叉腰,不服气地为自己辩解道。

    “那小月牙也得注意一下,弟弟现在很脆弱,只能看不能摸的,等他们长大一点才能陪你一起玩。”

    “人家不是故意的,但是爹地凶月牙儿了!”

    布桐:“......”

    厉景琛:“......”

    “小月牙不能乱冤枉爹地的,妈咪相信,不管小月牙做了什么,爹地都不会凶小月牙的。”布桐笃定的道。

    厉景琛得意一笑,“还是我老婆了解我,我没凶她,就是把她抱走了,说了她两句而已。”

    “月牙儿才不管,爹地就是凶月牙儿了!”小月牙气鼓鼓的。

    “妈咪现在身体不舒服,你确定要发脾气惹妈咪不开心吗?”布桐问道。

    小月牙瘪了瘪嘴,垂头丧气的道,“月牙儿不会让妈咪不开心的,月牙儿错了,不该凶爹地的......”

    “你看,你自己都承认是你自己凶爹地了,这叫做恶人先告状。”

    小月牙急了,“嗷!月牙儿不是恶人,月牙儿是小仙女!”

    厉景琛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我女儿是小仙女,小仙女最爱爹地了对不对?”

    “嗯,月牙儿超爱爹地哒!”

    “乖,我们现在去把弟弟抱过来,让妈咪看看。”

    “好呀!”

    ......

    布桐在医院里住了一星期,身体恢复了一些后,便回到了星月湾继续坐月子。

    “还是家里舒坦,哪里都比不上自己家。”布桐一回到家,便好好睡了一个午觉,醒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嗷嗷待哺等着喝奶了。

    生小月牙的时候,她身体受创昏迷着,导致小月牙一口母乳都没喝到,靠奶粉养大。

    虽是身不由己,但布桐一直觉得愧对自己的女儿,如果能让小月牙喝母乳,加上她照顾好不让林澈下药的话,小月牙一定不用受那么多的苦。

    所以这两个儿子,布桐选择的是母乳喂养,不过她奶量不足,两个孩子连半饱都达不到,就得喝奶粉充饥了。

    老四聪明得不得了,每次奶瓶喂到他嘴里都拒绝去喝,哇哇哭个不停,只能喂他喝母乳。

    他喝饱了,老三就没得喝了,但好在老三不挑食,咕咚咕咚喝着奶粉,喝饱了就睡觉,就算是醒着,也不哭不闹,安静得一点都不像一个新生儿。

    布桐看着怀里正在大快朵颐的老四,笑着道,“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这话还真的不假,不过老公,不得不承认,母乳喂养的确是最好的,你看他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老四长得就比较快。”

    厉景琛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漫不经心的道,“这才几天,你就能看出他长个了?”

    布桐看了他一眼,“你看什么呢看得这么专注?”

    “起名字,爷爷不是准备了很多名字给我们挑吗?在里面挑两个就行。”

    “那你挑出来了吗?”

    “没有,这种事情当然要我们商量着来,”厉景琛把手上写满了名字的a4纸递给了她,“老婆看看喜欢哪两个。”

    “好,我挑挑看。”布桐认认真真看了看,最后视线落定,“这两个我觉得不错,厉温故、厉知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我不求他们能像你一样优秀,但求他们对这个世界抱有好奇和探索之心,热爱生活热爱学习,成为正直善良的人。”

    厉景琛的眼神温柔而缱绻,“咱们两个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也最喜欢这两个名字,只是刚刚没有告诉你而已,那就这么定了。”

    “嗯,”布桐收回视线,重新望向怀里的老四,“那你就有名字了,厉知新,你好贪吃啊,就不能留点给你哥吗?”

    老四像是听懂了她在说什么,急忙大口大口地喝着,生怕被人抢食。

    “啧啧啧......”布桐又嫌弃又觉得好玩,“厉知新,你也太有意思了吧?”

    老四吃饱了,便躺在床上手舞足蹈的,没个安静的时候,老三躺在他的身旁,两个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难以分辨,但性格和举止却判若两人。

    布桐喂奶的时候,厉景琛不允许有旁人在场,连女人都不许在旁边看,等她喂完之后,才去开门,放黎晚愉和唐诗进来。

    “表妹夫,你也太夸张了,我和诗爷都是女人,看布桐表妹喂奶有什么关系啊?她有的我们都有。”黎晚愉嫌弃地看着季临渊。

    厉景琛逗弄着面无表情的老三,淡声道,“我老婆的身体只有我能看,女人也不行。”

    “切,不看就不看,”黎晚愉懒得搭理他,上前抱起老四,“小靓仔,姨姨来啦,有没有想姨姨呀?”

    “你每天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人家老四印象最深的不是我和景琛,而是你这个姨姨了。”布桐打趣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