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文网目录

我的体内有个神明 第八十八章 战蚩尤 下

时间:2019-04-20作者:轻雪风无痕

    记住《》:.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天空之上,白色的光芒大盛,一时间在天空上的蚩尤、沐云和龙姬三人的身影,都被沐云那白色的光炮的耀眼的白光所笼罩,而就在这白光之中,沐云的声音却陡然传来。

    “流光!!!”

    何为流光,那是指短短一瞬间,所飞跃而过的光芒,那是转瞬即逝的光彩,而就在这一句流光之下,一道七彩的光芒在白色的光芒之中闪过,然后我们就看见了。

    看见那耀眼的白光闪过之后,沐云一人手拿天帝剑,重重的刺击在了,身上覆盖着不知道多少层黑色的铠甲的蚩尤的身上,而此刻蚩尤那双露在外面的猩红色的双眼。

    也在这一刻瞪大了起来,因为蚩尤没有想到,沐云居然这么快就再次袭来,只是蚩尤瞪大双眼,并不是单纯的没有想到沐云这么快的袭来,而是蚩尤发现。

    沐云这虽然扎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自己貌似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啊,而且其实怎么说呢,前边也说了,沐云的光炮大部分还是以神力为基本的也就是说面对欲念之力。

    神力虽然能起到压制的作用,可要是想要像世界之力一样,那么轻松的消灭这些欲念之力,就有些想的太过了,所以蚩尤身上那由欲念之力所组成的铠甲。

    可以说完完美美,坚坚强强的抵抗住了沐云的光炮的袭击,其实这是在光炮打到了蚩尤的身上的时候,蚩尤就发现了的事情,可是这沐云现在这刺击的一剑是个什么意思蚩尤就有点无语了。

    而且这一剑还刺到了自己的铠甲身上并没有刺到自己的身上,好吧,也不管沐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反正蚩尤觉得,不能让你小子继续挂在自己的身上。

    于是下一秒,欲念之力从蚩尤的身上溢出,这些欲念之力化为一把把兵器,被蚩尤的六只大手给抓住,随后抓住武器的蚩尤直接就向着在自己身前那渺小的沐云砍去。

    而感觉到自己眼前和身后有危险的袭来,沐云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蚩尤的身前,当沐云再次出现,那已然是再次回到了龙姬的身旁,好吧,这一次我们的龙姬同学居然在打酱油了。

    “你干了什么??”看到沐云的回来,龙姬向着沐云问道。

    “没干什么,给他一个小惊喜罢了~~~~”听到龙姬的问话,沐云笑着说道,当然两人都用的是意念的传音,自然就没有让在一边警戒的看着他们的蚩尤知晓。

    将沐云逼开的蚩尤,随即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欲念之力的铠甲,因为毕竟那么多层的铠甲,饶是蚩尤这健硕的身躯,也不是那么好活动的不是吗?所以说,蚩尤解除了。

    而看着蚩尤解除了自己身上的铠甲,沐云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知道其在笑什么,而在远方的蚩尤的身体,这时候出现了异样的变化。

    说是异样的变化,不如说是蚩尤那健硕的身躯之上,庞大的欲念之力开始涌出,随后这欲念之力,直接将蚩尤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让人看不清在欲念之力内的蚩尤的身形。

    “蚩尤这是打算拼了吧~~~~这也太不禁逗了吧~~~”看着蚩尤的样子,沐云有些无语的说道,怎么这群人,还没怎么打就开始拼大了,这尼玛跟好几个人打架都这样了。

    “··········”而面对沐云的说法,龙姬就显得有些无语了。

    怎么说呢,其实龙姬还是非常理解蚩尤的想法的,怎么说呢,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是碰到一个天生克制自己的人,遇到这种敌人,你说不拼,还耍心眼。

    或者说的是在面对明知道能克制你看上去还比你还要强大一点的对手的时候,你还想着先试探一下什么的,那纯属是想太多了,真正的战斗就是几秒之间就会分出胜负的事情。

    根本不存在试探不试探,要是试探能试探出个虚实来,那还打什么,直接试探完跑不就行了吗?

    所以说这种事情也只能说是蚩尤自己有点憋屈罢了,遇到沐云这个天生克制自己的人,而且刚出来其实蚩尤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天地,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就是了。

    庞大的欲念之力,将蚩尤这个人给环绕,让人看不清蚩尤的内里,随即欲念之力爆发开来,一股接一股的欲念之力,将天空上的森林给侵染让其枯萎。

    然后当欲念之力散开之时,一只奇异的猛兽现身来了,那是一只有着四只脚,六只手以及蚩尤的面容的野兽,讲真如果不是这里只有蚩尤,不是那只野兽有着蚩尤的面容。

    沐云还真以为这是古龙国传说之中四凶的其他之一的凶兽呢,好吧,暂且不说这个,总之变成野兽的蚩尤,完全丧失了人的话语,发出了巨大的野兽的吼声。

    “ahhhhhhhhhhhhh·········”那野兽的吼声之中可以听出蚩尤的怒吼,可以听出蚩尤本人对于沐云的愤怒。

    而看着蚩尤变成野兽的身躯,沐云示意龙姬往后退退,然后沐云走向了蚩尤,身上世界之力开始侵染“既然你显现出了这么凶的样子,那我也不能厚此菲薄不是吗?”

    “一支箭,一张弓,脚踩大地,射的苍穹,万古之载,我已以真身,再次降临于世!!!现!!”沐云此话一说,只见沐云原本的身体瞬间消失在了龙姬的面前。

    而且由于世界之力的包裹,哪怕是龙姬都没有看清,沐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的。

    而当沐云的话音生落下,一个巨大的红色的弓与箭就出现在了龙姬和蚩尤的眼前,而伴随着这巨大的弓与箭的出现,一个红色的法相置身出现了。

    这红色的法相之身,可以说龙姬非常熟悉,因为这法相之身的样貌正是在沐云灵魂空间之内的羿,身为神明的羿。

    而显现出这羿的法相之后,一股属于神明的气势,直接在这天空之上爆发开来,这股只属于真神的威压是从沐云那神之权的身上传来,可以说这法相之身。

    就宛若是真正的羿降世一样,为什么会这样呢,毕竟上官诗施展王母的法相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大的波动,其实这是因为什么呢。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记得,沐云的身体是由神之权所制造,而这法相之身,正是神之权跟羿的神力以及羿的规则之力所凝聚而出,或者说是重塑而出。

    可能有人会说,这么做的话,不可以直接把羿叫出来吗?那当然是不行的啊,要是把羿叫出来,那不就是让世界来搞沐云了吗,而且现在沐云召唤的这个羿的法相之身,其实也算是权能的一种就是了。

    “那么蚩尤,开始我们的最后一战吧!!”变成法相的沐云的声音在这个天空上响起,然后随即的,蚩尤的野兽之身就动了起来,而沐云的羿的法相之身,也在同一时间向着蚩尤跑去。

    于是下一秒,庞大的法相之身和巨大的野兽之身的蚩尤就战在了一起,仅仅只是两者拳头的碰撞,就让周围产生了一波接一波的动荡之力,让整个天空都为之颤抖。

    两人相互之间的碰撞,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了,那碰撞的力量的留露不止让在天空之上的龙姬运用起了自己的力量来阻挡,在地面上的圣弗莱市都因为两人的碰撞而有些要摇摇欲坠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整个圣弗莱市的冰封,都在这两人的碰撞之下,看上去有些碎裂的冲动了,在地面上的公主注意到这些震动,心里简直就想把沐云给杀了。

    这就是你丫的做的防护措施吗?你他喵不是说好的要保护圣弗莱市吗?你这打的整个圣弗莱市都要碎了好吗?说吧公主的身上粉色的神力就开始弥漫。

    这弥漫的粉色的神力将整个圣弗莱市给包裹,形成了第二层保护罩,让圣弗莱市不再因为沐云和蚩尤的战斗,而受到冲击,而就在公主守护圣弗莱市的时候。

    在公主身边的夜却突然消失在了公主的身边,当公主从守护圣弗莱市的状态之中退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夜不见了,而且还不知道夜跑去了哪里,只是公主不知道的是。

    在沐云跟蚩尤战斗的时候,圣弗莱市内的冰封居然有了融化的症状,可惜公主为了防住两人战斗的波动,全身心的都投入在了守护圣弗莱市的的状态之中,也就懒得在乎夜去了哪里了。

    而在天空之上,沐云和蚩尤两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那是你一拳我一拳,你一箭我一剑的,简直是有来有回,而且因为两人使用的都是规则之力和欲念之力凝聚的武器。

    可以说打的是,如果让一个逸魔人看到的话,估计眼睛都会瞎了,就这样两人打了不下三百回合,两人重新分开来,而这分开两人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谁占优,谁占劣。

    毕竟蚩尤的身上因为沐云的攻击,看起来有些千疮百孔的样子,而在沐云的羿的法相之身的上边,除了有几道正在修复的欲念之力的伤口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蚩尤再次发出咆哮之声,在蚩尤的嘴边,一颗黑色欲念之力所形成的额光球,开始缓缓凝聚,这凝聚而成的黑色的欲念之力的球体,光是看上去就恐怖非常了。

    而看着蚩尤凝聚的黑色的黑球,沐云也取出了背在身后的红色的长弓与红色的箭矢,红色的箭矢搭在,在红色的弓之上,法相之身,以马步之姿,拉开了那红色的长弓。

    于是下一秒,黑色的黑球发射,沐云的红色的箭矢也射了出去,两者相互向着对方飞出,于是两者碰撞之后,红色和黑色两种光芒照耀了整个天空。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色的黑球明显有点不是黑色的箭矢的对手,于是蚩尤的手上磅礴的欲念之力向着黑球发射而去,给黑球注入了新的欲念之力,让黑球继续保持着对抗之姿。

    而因为接收到蚩尤的帮助,黑球明显要比沐云的红色箭矢具备了更强大的力量,于是慢慢的两者的平衡瓦解了,黑球渐渐的压过了红色的箭矢,将红色的箭矢推向了沐云。

    看着红色的箭矢被黑球给压制,沐云的声音又传响了天空“蚩尤,你这不行啊,你这可是耍赖啊!!”

    于是下一秒红色的羿的法相之身的手中就再一次出现了三支红色的箭矢,伴随着三支箭矢的出现,法相之身再次拉动自己红色的长弓,“咻····咻····咻”三声。

    三支箭矢接二连三的向着被压回来的红色的箭矢飞去,于是下一秒,受到三支箭矢的加成,最初的那支红色的箭矢,终于将黑球给捅破,并且伴随着蚩尤的欲念之力的通道。

    直接穿过了蚩尤的手臂,乃至于蚩尤的身体,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蚩尤那野兽的身躯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而伴随着这巨大窟窿的出现,蚩尤发出了一声哀嚎之声。

    整个身体跟泄了气一般枯扁了下来,化为了原来只有一个头颅的样子,而那庞大的欲念之力,也在蚩尤变成头颅的一瞬间,四散开来。

    而看着变成头颅的蚩尤,沐云也解除了法相之身,恢复成了自己的样子,来到了蚩尤的面前,手持天帝剑看着蚩尤“·············”

    没有说话,也没有怜悯,沐云说罢就要挥舞着天帝剑朝着蚩尤斩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当”的一声,沐云的天帝剑,被一个钢铁的手臂给阻拦了下来。

    而阻拦的人正是那从公主身边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夜“你这是什么意思??”沐云冷漠的看着夜,并且用冰冷的声音问道。

    “emmmmm,这个问题嘛,只能说,你现在还不能杀了它哦,沐云!!”夜嬉笑的看着沐云,然后将自己变成钢铁的手臂,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站在沐云的眼前。

    “我当然知道你不想让我杀它,但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原因!!”沐云一话既出,庞大的世界之力直接笼罩了周围,将那从蚩尤身上弥漫而出的世界之力直接给净化之掉。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她们两个回答你,应该才是最好的吧!!”夜突然指着沐云的身后,嬉笑的说道。

    《》:..  ,
小说推荐